正在加载图片...

专家谈中国建筑风格:从追求大面积到追求奇怪外形
2015-01-29 12:09:03   来源:北京青年报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去年10月15日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时表示,不要搞“奇奇怪怪的建筑”。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王丽方在接受北青报记者专访时表示,在我国,追求资本和追求政绩是奇怪建筑的根源。
  去年10月15日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时表示,不要搞“奇奇怪怪的建筑”。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王丽方在接受北青报记者专访时表示,在我国,追求资本和追求政绩是奇怪建筑的根源。
 
  谈建筑怪相
 
  一种浮躁又没有底气的情绪导致奇奇怪怪的建筑
 
  有些政府官员的要求极其奇怪,他也说不清到底要什么样,就说要超前,要很不一样,这种浮躁又没底气的情绪,不管给他什么方案,他都觉得没有解渴。
 
  北青报:习总书记提出不要搞“奇奇怪怪的建筑”之后,很多网友总结了国内越来越多的怪建筑?哪些因素导致怪建筑数量这么多?
 
  王丽方:我们的现代建筑发展也有二三十年了,发展实在是太快了,每天都有一堆一堆的建筑在往外冒。
 
  投资人对建筑形象走向有很大影响。我觉得从根儿上来讲,就是因为有这样一些业主产生了不切实际的、违背建筑基本规律的想象,明明有各种各样的建筑师可以提供各种风格的建筑设计,可是他就一定要选择最怪的,而最终的选择权就在他手里,所以导致怪建筑越来越多。
 
  除了业主外,有些政府官员追求政绩也是助推建筑业浮躁的很大一个因素。
 
  特别是在一些相对落后的地方,有些政府官员的要求极其奇怪,他也说不清到底要什么样,就说要超前,要很不一样,这种浮躁又没底气的情绪,不管给他什么方案,他都觉得没有解渴。
 
  北青报:那些著名的建筑师在建筑外形上没有责任吗?
 
  王丽方:在我国,当前的建筑行业、建筑师和投资人都太忙,一个很年轻的建筑师,手里往往都有好几个项目在做,而且每个都十万多平米,几个月就能出设计图。外国建筑师听了吓都吓死了,他们不能理解我们怎么能这么快做出这么多东西。
 
  大家一般都会说这个建筑是谁设计的,这么难看。其实只有我们自己理解里面的苦衷。比如说这个建筑颜色太难看了,当时建筑师可能拿出了很好的颜色方案,但开发商或者主管坚持要用这个颜色,最后只能听他的。而之所以坚持用这个颜色,也很可能是有材料商给了红包,要推销这个产品和颜色。
 
  谈国内建筑风格
 
  从追求大面积到追求奇怪外形
 
  建筑是公共形象的产品,建筑尤其是体量很大的建筑,外形设计上必须要对城市负责,只顾面积、不顾模样的建筑肯定不行,只求奇葩的外形也不行。
 
  北青报:国内建筑外形的设计风格有过哪些变化?
 
  王丽方:最开始,国内大部分业主把建筑看成是一种财富,追求大面积,让设计师做出尽可能多的面积,能赚最多的钱是最重要的,外观只要不要太丑就行,马虎一点就算了,造成我们城市里面大量建筑都很难看、老土。
 
  后来随着城市和经济发展,一些业主开始意识到在城市里的显眼之处做建筑,可以形成一种广告,他们要表达自己的身份,开始要求外观要漂亮一点,这些想法基本还都是正面的想法。
 
  再往后,各个业主之间开始互相攀比,我在这方面超不过你,就要搞得跟你不一样。其实追求不一样本身没有错,你穿红的我穿粉的,都很好看。但有的人开始一味追求显眼,要求所有建筑都比不上我,甚至抛弃建筑本身的规律,片面追求奇怪。
 
  北青报:业内有没有对建筑形象有一个规范?
 
  王丽方:建筑外形很难规定,因为太复杂了,一规定就死掉了。每个建筑都不一样,就像衣服一样,千差万别太多了。但是,建筑是公共形象的产品,建筑、尤其是体量很大的建筑,外形设计上必须要对城市负责,只顾面积、不顾模样的建筑肯定不行,只求奇葩的外形也不行。
 
  谈建筑安全
 
  全心全意搞怪代价很大
 
  牺牲掉了建筑所有的好处,全心全意在搞怪形状,代价很大。
 
  北青报:北京有很多被网友评为奇形怪状的建筑,很多人认为它们不仅是外形奇怪,安全方面也存在隐患?
 
  王丽方:有些过分奇怪的建筑的确存在隐患。比如某建筑在顶端有一个横向的大悬挑,那么高层的建筑有那么大的悬挑,这肯定会给结构安全带来很多不利,而且它的两条腿是斜的,里面的电梯却是直的,给设计和安全产生了很多额外的问题。
 
  在消防安全上,一旦出现问题,楼里面的人只能通过建筑两边的“腿”往下走,消防员扑救也得从那两个“腿”上去,中间的横梁上是没有逃生通道的,这些因素都不利于消防安全。再有,中间悬梁的距离这么长,很可能已经超过了合理的逃生距离。这些都不是合理的安排,可以说是牺牲掉了建筑所有的好处,全心全意在搞怪形状,代价很大。
 
  北青报:世界上其他国家有没有流行这种奇怪的建筑美?
 
  王丽方:怪建筑其实是在非常小众的情况下出现的,都不能算流行。这些年,西方国家的建筑量非常少,因为它们本身的建筑量已经够了,偶尔有个项目,比如建个新的会议中心、小型展览馆之类的,也就几千平米,偶尔搞怪一下。因为建筑面积小,影响面小,所以玩一玩也没问题。
 
  但我们国家现在大众对建筑美的审美趣味还没有形成,这时候如果被没有修养的怪建筑乱引导,是很不稳妥的。
 
  北青报:国外如何避免那些大体量的怪建筑出现?
 
  王丽方:在国外,建筑师有他自己的权利,比如要求立面用什么颜色、什么材料,建筑师就可以签字做主,其中可能也有协商,业主要表达自己的愿望,但大多数情况下,业主在选择建筑师时,就会充分考虑建筑师历来的作品,然后才会选择。
 
  而我们国家再优秀的建筑师所能做的也只是把想法、各种方案的优缺点告诉甲方,想办法说服他,但甲方大多都不是这个行业的,也不一定听你的。
 
  谈建筑师
 
  这是一个很不公平的竞争环境
 
  我们承认跟一些好的外国建筑师有差距,但并不是所有的国外建筑师都比国内好,国内建筑师能力强的也有很多。不可否认,有些人在国外学习后水平会有提高,但大部分人留洋只是为了回来让人更信服。
 
  北青报:现在有一种说法,说“中国沦为了国外建筑师的试验田”,对此您怎么看?
 
  王丽方:我们对国外建筑师的确很宽容,一路亮绿灯,钱给得多,条件放得宽,所有规范、要求都可以不受限制,他们可以敞开了做。为了给国外建筑师更大的空间,一些业主甚至会想尽各种公关办法,专门开论证会,让他们在超标准的情况下继续完成设计。
 
  北青报:对国内建筑师呢?差别大吗?
 
  王丽方:如果是国内建筑师就不一样了,不仅到处受限制,而且钱少、时间短,这是一个很不公平的竞争环境。国内建筑师必须符合规范,一条不符合都通不过。
 
  但真的在建筑设计上,设计水平并没有这么大差别,我们承认跟一些好的外国建筑师有差距,但并不是所有的国外建筑师都比国内好,国内建筑师能力强的也有很多。
 
  尤其是在一些二三线城市,情况更明显,总觉得洋人的就好,其实人家说的东西他们也听不懂,但就觉得好。甚至还有公司会雇两个外国人穿着西装革履去汇报现场撑场面。国内公司找洋雇员,有时候不是用他的技能,而是用他的面孔,去唬人,但结果往往很有效。
 
  北青报:为什么国内的怪建筑大都出自国外建筑师之手?
 
  王丽方:其实国内也有很多业主找到了很好的国外建筑师,做出了很好的建筑,但是当一些人带着奇葩的愿望去找建筑师的时候,国外建筑师也会揣摩你的心思,他们在国外也不见得都做那么奇怪的建筑,但是他们到了国内看到中国的业主是这样的追求和喜好,那人家当然也就投其所好,设计出一个奇怪的样子居然获得了业主的喜欢,一轮一轮这么做下来,他们的圈子里也就渐渐知道,伺候中国这帮业主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风格。
 
  北青报:现在国内建筑人才的流失情况严重吗?
 
  王丽方:现在建筑师都在往中国流,因为只有中国才有活儿。在学习阶段很多人会流出去,但到了国外也是在做中国的活儿。大多数人会在国外镀金后再回国。不可否认,有些人在国外学习后水平会有提高,但大部分人留洋只是为了回来让人更信服。
 
  谈未来
 
  希望能形成适度超前的氛围
 
  如果浮躁的社会心态能趋于理性,变得有修养,就有希望能发展出有修养和理性的建筑。
 
  北青报:未来我国的建筑设计怎样抛弃怪异美,走上正常的审美道路?
 
  王丽方:对于过于追求偏离规律的建筑,我感到很不安。这是要把我们的建筑引到哪儿去?这次北京市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到了我们的建筑要“适度超前”,我觉得这种观念就是比较健康和正确的。希望在这样的大气氛形成后,建筑设计能够向着比较健康和美好的方向发展。
 
  北青报:能不能预测一下未来我国建筑设计的发展方向?
 
  王丽方:这个不是建筑师能预测的,要看整个社会的文化品位,如果整个社会是浮躁的,就要追求极度夸张的文化品位,那肯定会反映到建筑上来,如果浮躁的社会心态能趋于理性,变得有修养,就有希望能发展出有修养和理性的建筑。
 
  我们也不知道国内的建筑设计能不能走向理性,也许永远都是浮躁的。就像前些年我们觉得不少行业已经没得救了一样,但如果有强大的社会力量开始治理这个事情,情况也可能会好转。
 
 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民革中央委员、民革清华大学支部主委,北京市人大代表,监察部特邀监察员,她曾主持建设清华大学北院景园及杨树林广场、清华大学水木清华景园整治、杭州林徽因纪念像。
 
  她主持设计的清华大学附属小学新校舍曾获六项优秀设计奖,并被收录中国建筑艺术年鉴;香山茶社获一项优秀设计奖,并被收录中国建筑艺术年鉴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建筑

上一篇:重庆民国街扩容5倍 重现朝天门老码头等
下一篇:让人脑洞大开的艺术建筑:紫水晶酒店

分享到: 收藏